河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八卦 >

指向你的刀锋 56

时间:2019-10-29 18:03:19
指向你的刀锋 56

  少年在短发男说话的空隙间,踏步俯身绕过三个蓝色火球,突然冲到短发男的面前,然后迅速用右手手背上的短剑猛地一刺。
  “噗呲!!!”刀刃入肉的闷响声响起。
武汉癫痫治疗办法>  沃夫朗略微瞪大细眯的眼睛,幽绿色兽眸中闪动着诧异的光芒。
  “咕呃!!!”短发男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他的眼睛几乎破眶而出,他极力的张大嘴巴,许多鲜血从他口腔中涌出来,顺着他的嘴角滑落。
  少年迅速后退,抽出鲜红的短剑,任由左胸冒血不止的短发男缓缓瘫倒在地上。然而短发男的火球并没有消失,只是有一道幽幽的光芒从他身上窜出,涌入漂浮着的蓝色火焰球中了,想必这是他自己的灵魂。
  失去了控术者的法力支持,三个蓝色火焰球顷刻间碎裂,无数蓝色的鬼火漫天飘飞消散。
  沃夫朗呲牙咧嘴,明显是被激怒了。
  “如你所说,”少年甩手,抖落拳刃上的鲜血,“战争的规则只有杀死敌人……”
  “吼吼吼!!!”
  “我很赞同这一点。”

  沃夫朗一跃而起,迅速地在空中划过一道微微的弧线,随即出现在少年面前,挥动巨大的兽爪。
  少年踏步后跳,在他面前的空气中隐隐显现数道凶戾的爪痕。
  “怎么……对于同伴被杀而感到痛苦吗?”少年踏地,大声问道。
  “痛苦?”沃夫朗转头看了短发男的尸体一眼,不屑的笑道,“吼吼吼!!!那种没用的废物,死了算了,倒是你可要比他有价值的多。”
  “但现在就算我愿意加入你们,你也不会相信我了……”少年眯眼,“不是吗?”
  “所以我只有亲自来享受撕碎你的乐趣了!!!”沃夫朗瞪大了闪亮的兽眸,踏步前冲。
  “啧!!”少年皱眉间感到左腿一阵吃疼,他便看到沃夫朗的兽爪抓住了他的左腿上。
  沃夫朗猛力往上一甩,失去平衡的少年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论速度和力量,少年差沃夫朗不止一个档次。
  “死吧!!!”沃夫朗竖起的锋利兽爪猛然戳向上方的少年。
  “唰!!”本该在空中无法动弹的少年消失不见,兽爪扑空。
  “瞬移?”沃夫朗竖起灵敏的耳朵,听到不远处落地的声音。

  但当他再把头转过去的时候,少年的身影不见了。
  消失了?沃夫朗皱眉,耸了耸鼻子嗅了嗅气味,随即嘴角上扬。
  “哼哼哼……”
  少年深知自己不是沃夫朗的对手,他在刚才落地的时候使用了可以让自己隐身的粉末,俯身逃走。
  雷鸣阵阵的天空依然阴暗着,而在这片同样阴暗的荒野上完全看不到隐身后少年的踪迹,可见他隐藏的足够好。
  就在少年跑了好一会,已经看到荒野尽头的时候,他听到后面的急促的踏地狂奔声。他微微转头,正看到四肢着地的沃夫朗张开血盆大口,极快的朝自己冲过来。
  我的隐身怎么会被他识破?难道是因为……少年大惊失色。
  “吼吼吼!!!”沃夫朗大吼道,“我能嗅到你的气味,赶快滚出来吧!!”

  少年狠狠吸了口气,默默想道:冷静点!他也只能闻出大概的位置,他根本看不到我的。前面就是灌木丛林了,只要等我冲进树林……
  “噼啪!!”一声雷鸣,接着点点雨滴从天而降。
  “滴滴答答……”雨点一滴接一滴的从空中落下来,若是在灌木树林中,还算有枝叶的遮挡,而在这荒野区域内,少年的身体无法避免的被雨滴打湿。
  该死!!少年看到落在自己身上的雨滴,导致隐身粉末迅速失效,一滴滴白浊的雨水顺着他的脸颊和衣服边缘缓缓滑下。
  偏偏赶在这个时候下雨,这可真是倒霉透顶了!
  “吼吼吼!!!”沃夫朗大笑看向显现身形的少年,四肢伏地微屈后猛地一蹬,本来他们相隔的三十多米的距离一下子就少了七八米!

  “啧!”少年皱眉,转身甩手扔出三圈旋翼飞刀。
  “唰唰唰~~~哗!!”在空中跃动的沃夫朗,反应极快的将右手自下而上挥动,数把飞刀被抽飞脱离原先的轨迹,而他的手上却没因此留下任何伤痕。
  “杜克卡奥家的旋刀术?看来你还真是第二军部的人……”沃夫朗已经靠近了少年了,他丝毫没有放过少年的意思,将硕大的兽爪伸向触手可及的少年,“吼吼吼!!这样才有意思!!!”
  他知道旋刀术?少年惊异了一瞬,但是没有过多的思考时间,因为那兽爪即将抓到少年的肩膀。
合肥市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呢?eight:23.99147605895996px;background-color:#d4e0ec;" />  “唰!!”少年再次消失不见,沃夫朗的兽爪扑空。
  沃夫朗根据声音转头,他看到在灌木树丛旁落地的少年,并且敏锐的发现,少年急促的喘了几口气。
  看来这个方便的瞬移技能,有着比较明显的使用限制嘛!沃夫朗咧嘴一笑,继续俯身踏步朝少年冲去。

  “咴儿咴儿!!”少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他转头正看到自己的坐骑——那匹满负装备的黑马扬蹄狂奔,朝这边跑来。
  这是一匹训练有素的军马,按照少年的指令,就算奎因之前不从马背上下来,那黑马在树林里兜一圈后也会原路折返。
  少年看到军马上没有奎因,又看到更远处一滩血液飞快的朝这边涌来,他轻轻松了口气。
  照这样看的话,那女孩应该是逃掉了,不然那个血魔法的家伙不会和黑马同时出现。
  “嘶……”黑马看到了少年身后的沃夫朗,眼中流露出惊恐的神色,本来朝少年奔跑的马蹄蹬直,硬生生的停下了踏前的脚步。
  在出于天性上对于更可怕的野兽而感到恐惧,这是动物们保护自己的本能,而沃夫朗在作为一个狼人的同时,还保留着雄厚的杀气。一般的习武之人,只要将杀气或是斗气释放到一定程度,一般的野兽都不敢轻易接近的。而更何况拥有如此强烈杀气的家伙,还是一头呲牙咧嘴,凶狠无比的狼人。

  机智的黑马掉头就跑,朝灌木树林的出口奔去,完全不顾主人的死活,看到这一幕的少年直接就傻掉了。
  按照少年出行时择马的要求,他要的是军部马场里智力最高的军马,而这匹军马在有高智商的同时,还有着忠诚度最低的负面条件,当然少年在此之前是不知道的。也许负面条件只是对主人而言,关键时刻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为第一位,这才是聪明动物的做法。
  这个畜生!少年看着摇摆的黑马屁股在灌木树林中越来越远,心中叫苦不迭:我要是能把你带回去,一定按军法处刑了!!
  “吼吼吼!那匹马远比你识相的多……”沃夫朗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越来越近了,“不是吗?”
  “噗呲!!!”少年感到左腿一疼,他转头看到沃夫朗将尖锐的爪子刺入他的大腿中。
路遇癫痫患者怎么急救line-height:23.99147605895996px;background-color:#d4e0ec;" />  “呃!!!”少年忍着痛叫的冲动,挥手将右手背上短剑挥斩过来,试图反击。
  “吼吼吼!”沃夫朗得意的笑着,抽回沾血的爪子迅速后跳,躲开少年的斩击。
  而少年在斩击挥空后,之后慢慢的瘫倒在地上,从流血的大腿处传来的阵阵剧痛如狂潮般一阵阵冲向他的大脑,让他难以冷静的思考。
  对沃夫朗而言,此刻的少年只能是砧板上的肉了。他已经没法再爬起身逃跑,也没有马匹供他驾驭,就算他能够再用一次瞬移,也不会对现状有丝毫帮助,除非他能够一口气移出个几千米以外,但如果他能够做到的话,他早就那么做了。

  “咕噜咕噜……”这时,那滩血液也顺着地面流了过来。
  “队长!你有看到到那个丫头吗?”从血液中爬出光头男。
  “追那丫头的不是你吗?”沃夫朗把沾血的兽爪放进嘴巴里,轻轻吮吸,“刚刚那匹马身上根本就没有人……”
  “也许……被她跑掉了……”光头男露出懊悔的表情。
  “没用的家伙……就像格莱斯一样!!”沃夫朗皱眉,低吼着骂道。
  “格莱斯??”光头男似乎注意到了什么,他转头看到了同伴的尸体,“他……”
  “死了,死于大意。”沃夫朗眯着眼睛细细回想着刚才血液的鲜美,并没有把同伴的死放在心上。
  “现在他的血液并不新鲜了……”光头男看着短发男趋于空壳的尸体惋惜的摇了摇头,看来他也没有把同伴的死放在心上。
  “在这儿,正有新鲜的血液……”沃夫朗露出可怕的笑容,转眼看向坐在地上无法逃走的少年说道,“我很乐意和你一同分享。”
  “味道如何?”光头男也起了几分兴趣。
  “美味无比……”沃夫朗咧嘴,竖起尖锐的兽爪。

  “你怎么又回来了!!!我不是叫你……”蹲在地上的少年突然大吼了起来。
  那丫头又回来了?光头男和沃夫朗纷纷转头。
  可是放眼望去,昏暗的荒野除了细雨以外……什么都没有啊?
  “咻!!!”破空声响起,一只箭矢划破细雨,正中光头男的后颈。
  “呃!!!”光头男中箭,立马露出怪异的表情。
  “我的弩?”沃夫朗转头,正看到手持手弩的少年,露出惊愕不已的表情。
  这小子是在什么时候从我身上偷走的?我都没注意到!!
  少年把手弩扔掉,左手撑在地上试图站起来。
  “吼吼吼!!!”愤怒的沃夫朗踏前挥动兽爪。
  “唰!!!”坐在地上的少年消失了,而在少年之前所在的地面上抓出几道深深的爪痕,若少年刚刚没有闪避,那么他将会被这一爪轻易的撕成碎片。

  “队、队长!!”光头男用十分怪异的腔调吼着,他的表情因为疼痛扭曲无比,“快给我黑眼棕蛇毒的解药!!快……”
  “不光是弩……”沃夫朗把兽爪伸向腰间,皱眉低吼,“解药也被他偷走了……”
  “我的血魔法,呃……”光头男痛苦的大吼着,伸手把后颈上的毒矢拔掉,仰头大吼道,“对这种东西没用啊啊啊!!!”
  “那你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什么?不要啊!!!”光头男痛苦的大叫着。
  沃夫朗看到光头男全身的身体在不停的鼓动,还有紫红色的血液从他身上轻轻洒落。
  “真难看啊,你这血魔法的半调子……”沃夫朗冷冷的说道。
  “队长!我什么都看不到了!!救救我!!!救救我啊!!!呃啊啊啊!!!”光头男痛苦的大叫,他的眼睛变得又黑又肿,全身冒出紫红色的血液。

  “永别了,加里夫。”沃夫朗昂起头,耸了耸鼻子,试图嗅出少年的踪迹。
  “你、你要去哪!!!”光头男扭曲的脸上满是惊恐,他疯狂的吼道。
  “我要撕了那小子。”沃夫朗说着,四肢着地,极快的冲进灌木丛林中。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光头男无助的哭喊。
  “哗啦啦啦……”雨水渐渐的变大了,雨滴滴落在光头男身上,仿佛他的身躯能够被溶化一般,更多的紫红色脓血和着雨水从他身上流出,缓缓流淌到荒野的土地上。
  “嘎啊啊啊啊……”嘶哑的吼叫,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帮到他。
  不一会,光头男体内所有的血魔法精华全被毒液所侵蚀,在他的身体内互相排斥,继而流了出去,和着雨水融入了土地。
  而他自己则化作一具干尸,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光头男躺在地上,无数雨滴从空中落下滴入他那干瘪而大张的嘴巴里。要不了多久,他也会变成荒野上森森白骨的一员了。
  他曾把很多人变成干尸,而这一次也算是因果报应的下场吧。

  灌木树林中,这儿的雨势比毫无遮挡物的荒野小了很多,大部分雨滴被枝叶所迎接,顺着树干流淌下来。
  一只巨大的、穿着德玛西亚锁子甲的狼人顺着嗅到的踪迹迅速在灌木树林中窜行。
  可恶的小鬼!!居然敢耍我……沃夫朗龇牙咧嘴,露出狰狞的表情。
  就像杰顿那个混蛋一样……你们都得死!!!!!
  “吼吼吼!!!!”灌木树林中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嚎。
  附近一带,许多在枝叶下避雨的鸟儿都被这嚎叫惊的展翅飞起。
  “哈……哈……哈……”雨滴打在枝叶上也无法掩盖住的喘息声毫无规律的响起。
  少年在灌木树林中一瘸一拐的走着,他听到了后面传来的狼嚎,咬紧牙齿加快了缓慢的脚步,鲜血缓缓的从他的大腿上流下来,滴落在湿润的草地上,不可避免的留下了踪迹。
  就在之前,他在被兽爪戳伤的大腿上涂抹了碾碎的药丸,多少也算缓和了点伤情,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还勉强的用伤腿小跑,只会让伤势更加严重。

  “吼吼吼!!!我看到你了!!!”沃夫朗尖锐的声音在少年身后响起,他顺着气味,还有地面的血迹一路追逐,在看到少年的背影后更加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会管用吗?少年转身,看到四肢着地的巨大狼人,皱起了眉头。
  到了这个地步,只能听天由命吧!
  “踏……”在地面狂奔的沃夫朗突然停下了脚步,他细细的看向鼻尖的前方,在离地一米左右的高度,隐隐有一根丝线悬在两树之间。
  少年看到沃夫朗停在钢丝前,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在雨水的洗刷下,悬空的钢丝略微显现出来,虽然说有雨水导致钢丝的隐蔽性不及平时,但若没有敏锐的视觉的话还是难以发现它的存在的。
  “吼吼吼……”沃夫朗得意的大笑,他的视觉在狼人体质的强化下,要比普通人强上很多倍,他再次低头,又看到了草地上朝前一直线延伸的血迹。
  故意留下来血迹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诱我撞上钢丝吗?你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沃夫朗也看到了,远处少年惊异失望的表情。
  他微微屈身,朝前一跳跃过钢丝,在钢丝后的数米处落地。

  “咯吱……”奇怪的声响,不像是踩在松软湿润的草地。
  沃夫朗惊异的低头,看到脚下的草堆里,有好几个奇妙的圆状金属物体闪闪黄色微光,还有刺鼻的气味连雨水都掩盖不住。
  这个气味是……沃夫朗瞪大了幽绿色的兽眸。
  这是硝水晶炸弹!!!!!
  “轰隆隆隆隆!!!!”冲天的火光照亮了一大片灌木树林,更有一阵冲击波将无数枝叶树干吹断掀起,迅速旋转着飘飞到远方。
  成功了?少年看向浓烟滚滚的火团,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在这么可怕的爆炸威力下,就算是那样的怪物,也不可能挺下来吧。少年一边想着,一边用刀子从衣服上割下来一块布,熟练的在伤腿上裹了好几圈,想办法止血。
  “噼里啪啦……”前方的火光依旧耀眼,更有好几棵断裂的树木躺在湿润的草地上,剧烈的燃烧着。

  “吼吼吼……”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声从火光和烟雾后响起。
  少年停下了手上包扎伤口的动作,惊讶的抬起头来,瞪大了眼睛。
  “你这个……”一个硕大的身影从高空中透过浓烟跳了下来,着地姿势略微狼狈的落在湿润的草地上。
  那正是沃夫朗……虽然锁子甲还在,但他全身的衣物已被近距离的爆炸炸的破碎不堪,左半边的皮毛完全烧的焦黑,尾巴也断掉了,而他的焦黑的左腿满是脓血。
  “该死的家伙!!!!”尽管全身狼狈无比,但沃夫朗的兽眸中却闪烁出比起之前更加恶狠百倍的凶光。
  就在刚才的爆炸前,他迅速的跃起,尽量远离爆炸的中心,而在之后直接被炸飞到一棵树上,他用双手紧紧抓住了树干,这会儿从树上跳了下来。

  沃夫朗一瘸一拐的朝少年冲去,尽管跟少年之前的负腿伤逃跑的姿势相似,但是速度要快上很多。
  少年已经没有飞刀可用了,大多数飞刀和匕首都在黑马驮着的背包里,他咬牙朝腰间摸去,掏出一根箭矢,奋力朝前冲的沃夫朗扔去。
  沃夫朗对于这一幕并不惊讶,之前在少年弃弩逃跑的时候,他注意到手弩的箭仓里面本该还剩两只的箭矢少了一只,如此看来正是被那少年私自拿走了。
  狼人压制住愤怒敏锐的观察着,大吼一声挥动兽爪将箭矢抽飞——这比抽飞飞刀简单多了,看来少年还是比较精通飞刀。
  也许那涂满蛇毒的箭矢足以逆转局势,但是显而易见的,少年失败了。
  我看你还能拿出什么把戏来!!!
  “吼吼吼!!!”沃夫朗呲牙咧嘴,大声吼叫。

  这时,少年又突然瞪大了眼睛,明显是朝沃夫朗身后看去。
  “你怎么又回来了!!!”少年皱眉大喊道。
  又来这一套??谁会信你!!!沃夫朗听到这句话更加愤怒了,张大血盆大口加快速度朝少年冲去。
  “吼吼吼!!!”满腔的怒火借着吼声发泄,远不如撕碎面前仇敌的发泄来得痛快。
  “咻!!!”似乎有什么东西划破被火光映亮的灌木树林中,直直的射中沃夫朗负伤的左腿。
  沃夫朗呲牙咧嘴,满脸惊愕的回过头去。他看到了——熊熊火光中,一个还在发抖的小女孩双手举着手弩,朝这边指着。
  “该死……”沃夫朗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剧痛,心中涌起一阵阵惊惧。
  要是平时,他在身体完好的情况下,坚韧的皮毛可以抵御大多弩矢的威力,况且还是那么远的情况下。可坏就坏在他的左腿经过刚才的爆炸,大部分毛皮都被炸掉了,现在则是血淋淋的一片,毫无防备。
  而那手弩上应当涂满蛇毒的箭矢,也就深深刺入了他的左腿中。

  沃夫朗心跳加速,他大口喘着气,把兽爪伸进胸前的锁子甲内,摸出一小袋药粉,拆开皱巴巴的纸包后,他把药粉一股脑儿倒进血盆大口里。
  那正是黑眼棕蛇毒的解药。
  他骗了光头男,解药并没有被少年偷走。
  而蛇毒的解药只有一份,为了以防之后和少年的拼搏中,被少年私藏的毒矢所伤,他便自己留着,而不是拿出来救光头男。
  吞下了解药,沃夫朗感觉好多了。他见过很多因黑眼棕蛇毒死去的人,先是失明、然后七窍流血身亡,那死状实在是惨极了。虽然他喜欢看其他人死于蛇毒的惨状,而他一点儿也不想让那惨状发生在自己身上。
  沃夫朗转过身,看向瑟瑟发抖的奎因。反正受了腿伤的少年已经无路可逃了,反倒是那个丫头,三番四次的死不掉,更在紧要关头用暗箭偷袭!这让他起了一股无名怒火,只有先嚼碎那丫头的骨头,这怒火才能熄灭。

  沃夫朗低吼着,踏着一瘸一拐的腿,一步步加快速度朝发抖的奎因冲去。
  恶狼的身姿在火光的照映下显得格外恐怖,而颤抖不止的奎因仿佛是因为受到极大的惊吓,连挪步逃走也忘记了。
  ——就是他……他就是杀了哥哥的家伙……
  尽管沃夫朗变成了狼人,可那身残破的衣服还在,她认的出来。
  ——可是……为什么我的手如此的抖?我的脚也迈不开步子湖北治疗羊角风专家!!
  奎因看到沃夫朗离自己越来越近了,那吼叫声也越来越大了。
  ——我为什么如此害怕!
  少年瞪大了眼睛,看向因恐惧而无法动弹的奎因,这让他不禁回忆到了一些痛苦的过去,他大声的喊叫,但是奎因完全听不到少年的声音。

  “吼吼吼!”沃夫朗高高跃起,挥舞兽爪扑向呆呆站着的小女孩。
  奎因咬紧牙齿,拼命地把心中的恐惧狠狠的压了下去,或者说,是用另一种恐惧把对于沃夫朗的恐惧压了下去。
  那就是——对于死的恐惧。
  突然间,奎因感觉自己看到的一切仿佛变慢了,就像之前她被刀子所指的时候一样,那恶狼一切的动作轨迹,她似乎都能捕捉的到。
  这不仅给了她一丝信心……
  更给了她一丝勇气……
  “不要做愚蠢的事情,因为你的命是用他的命换来的,想要好好报答他,就更要好好爱惜自己的生命。”
  ——我要活下去!
  奎因瞪大眼睛,高高举起手弩的双手突然停止颤抖。
  “对不起,我没法陪你一起当传奇英雄了……”
  ——我要杀了你!
  扣动扳机的勇气。

  “咻!!!”
  一只箭矢从奎因双手紧握的手弩中喷射出来,直直的飞向沃夫朗幽绿色的左眼兽眸,那在昏暗的环境里散发着幽光的兽眸,正是极佳的射靶。
  为什么……
  沃夫朗的瞳孔突然放大,而那瞳孔中映照着的箭矢也越来越大,直至……
  “呃啊啊啊!!!!!”沃夫朗极度的诧异,在空中的身体猛然抽搐以至于失去平衡,他不仅没有用兽爪抓中奎因,反倒从奎因的斜上空扑了过去,之后狠狠的扑倒在地面上,沾血的四肢和胸口压在湿润的草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有一只箭!!!”沃夫朗捂着左眼嚎叫着,凄厉的兽吼声让他身后的奎因感到无比恐惧,奎因撒手扔掉没有任何箭矢的手弩,踏步朝少年跑去。
  在地面匍匐的沃夫朗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咬着利齿,伸手摸向左腿,他从左腿的后面摸到了插在肉里的硬物,狠狠的拔了下来。
  这是……

  他用剩余的右眼看到了,之前射中自己左腿的那个并不是涂毒箭矢,而是一根尖锐竖直的木枝,木枝的尾段上插着一根蓝色的羽毛,让它在火光的映照下猛一看像是箭矢。
  而插在他左眼上的,则是真真切切的,涂着黑眼棕蛇毒的毒矢。但那解毒的唯一解药,已经被他吞下了,就在刚才不久。
  黑眼棕蛇蛇毒的解毒条件比较苛刻,而这种解药若不在中毒之后立即服用的话,是绝对不会生效的。若是在中毒前服用的话,更有因为药理紊乱的作用而变得雪上加霜的可能。
  沃夫朗心中涌起无数的后悔,后悔之前没有检查伤口就把解药吃掉,后悔没有捡起少年丢在地上的手弩,后悔来到这个见鬼的地方,后悔……碰到这该死的少年和该死的女孩儿。

  沃夫朗感受到了,全身迅速被毒液侵蚀的感觉,完全使不上力气,就连站起来都很费力。而他的双眼更是火辣辣的疼痛,他所能看到的一切越来越昏暗,这正是失明的征兆。
  看来他离死不远了,也许还能撑上十分钟,甚至半个小时。但是在这期间,他反倒成了任人宰割的板上肉。
  说到这里,也算是报应吧。
  沃夫朗静静的趴在地上,放弃了挣扎,静静等待死亡来临。中了这种毒会有什么下场,他是最清楚的。
  汲人魂者,失己魂而死;吸人血者,流己血而亡;而撕人无数、吃人肉、啃人骨的沃夫朗,却被自己的箭毒所毒死。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