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新闻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98

时间:2019-10-29 18:25:57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98

  呵呵,这才是一个高富帅应该有的样子嘛,有钱加装13,要是他还是按照以前那样,我真的有些下不了手了呢。什么的谦逊有礼,什么的风度翩翩,都特么是在女人面前装的!
  但是此刻,看着面前的涂思豪,我突然有了一种想要玩玩的冲动,“那你打算出多少钱呢?”
  似乎是觉得有了希望,这个涂思豪脸上也露出了一些兴奋,似乎是觉得用钱能够收买的了我,当然,其中还蕴含着一些对我这种人鄙夷的神色,“1W块钱,给你一万怎么样,从今天开始再也不许打扰娜娜。”
  “一万么?”我盯着他。确实,能够拿出来一万块钱,只是为了一个女孩子,那证明他家境相当不错了,不过……。
  “怎么,还嫌少?我告诉你,别得寸进尺。”涂思豪有些面色阴沉的看着我。
  “呵呵,我一直以为追娜娜,很辛苦,以为她对你很重要呢。现在看来,在我心中无价的娜娜,原来在你的心中只值一万块钱啊。”
  涂思豪咬咬牙,眼神中带着“好一个无价,好,臭屌丝,那你开个价,说要多少钱才能离开娜娜,你同意了之后,我现在就能和你去外面银行取来给你,现钱,可以了吧!”
  看来这个涂思豪,真的把我当成是那种没见过市面的小高中生了。
  “我想想啊。”我慢悠悠的拿起面前的一杯酒,一点一点的喝干净,而涂思豪的脸上也越来越不耐烦起来,正当他忍不住要说话的时候,我开口了,“给个一千万,我可以考虑一下。”
  “操,你小子玩我呢!”听完我说的话之后,涂思豪一下站了起来,对我怒目而视,有这么良好修养的他,居然也对我爆粗口了,有趣。
  “别这么紧张,先慢慢坐下来。一千万很多么?你不是有钱么?你不是高富帅么,怎么,一千万拿不出来了?”我笑着看着眼前愤怒的涂思豪。
  “真是狮子大张口,你见过一千万么?你以为一千万是纸啊,我一个月也才是几万块钱的零花钱,我告诉你,就我一个月零花钱的这几万块,你都得挣好几年。”
最权威癫痫病专科医院是哪家ial, 宋体;font-size:13.63636302947998px;line-height:23.99147605895996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确实,我没有见过一千万,甚至连十万块钱都没见过。”我无辜的看着涂思豪,他听到我的这句话,的脸上又露出了那种不屑。
  “不过在我心里,我特么就告诉你了,你给我十个一千万我都不会退出的,你以为娜娜是什么?是货物,还能买卖,SB,留着钱,回家买你妈去吧。”
  听我说完这句话,知道我是在耍他,再加上我说话毫不客气,涂思豪也彻底的被我激怒了,拿起桌上的酒瓶子。
  我一直盯着他,“怎么,想打架,就你?你有种打啊,往我脑袋上砸,用力,就是往这!你特么不打就是乌龟王八蛋。”我指着自己的头说。
  我本来想的,现在能逼迫他先动手的,那么我也就可以毫无忌惮的正当防卫了。
  这样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我有信心,自己完全可以在他打到我之前制服他。但是他不愧是有钱人,受过高等教育,是英国回来的海龟,他居然忍住了。
  大概是由于之前已经听到过我在学校的事情了吧,知道他的身手完全打不过我,所以这个涂思豪居然又坐了下来,也就是算默认了自己是乌龟王八蛋了。
  看着他又坐了下去,我冷笑一声,不在看他,就这么一个软蛋,还想从我手中把娜娜给抢了过去,真是笑话。
  “怎么不打了?没这个胆了。”我对他说道。
  “我是文明人,打架是那些野蛮人、小混混才应该做的,我才不会那样。”也许是自我安慰吧,涂思豪对我说道。
  “哈哈,你是文明人,真好笑,作为一个男人还能忍,不知道说你耐性好呢,还是你就特么是一个软蛋呢。”我讽刺他道。

  他听了我的话,脸上青一块白以来的,在那里沉默了片刻,终于又开口了,“是的,我是不想和你动手,好,那咱们不说那个,我们说个比较现实一些的问题,你有没有认真的考虑过,能养活的起娜娜么?”
  “嗯?”看样子这涂思豪是硬的来不了,就来软的了,我在等着他要接着说什么。
  “你觉得你将来能给娜娜幸福么?”
  “我给不给得了他幸福,关你什么事?”我问向涂思豪。
  “好,就算娜娜现在只是我的堂妹,但是我也有义务不是么?你能给她什么,要知道,女人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笑,虽然有些过分,但是也不失于事实。”
  “这里的车,房,你能买的起么?你说你能挣钱多少?一年攒几万?一个车算个便宜一点的,几十万,一套房两百万,这些你都想过么,你攒多久能攒个首付?难道让娜娜和你一起过贫穷的日子么?是的,娜娜可能口中说的她无所谓,但是实际上呢,有谁不希望能够生活的无忧无虑?越是好的东西,越贵,娜娜看到了她想要的东西,你能给她买的起么?这就是你所给她的爱么?如果你爱她,就不应该贪图的去霸占她,而是应该让她去追求她自己应该有的生活,属于她的幸福!”
  我不得不说,这些,我原来真的从来都没有想过,而且他说的不错,确实,我没有那个能力能给娜娜丰富的物质生活。
  “我是付不起,可是我又梦想,有努力,我以后会努力得到的。”我嘴上这样说,但是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
  “梦想?努力?它们能值几个钱?现在那么多有梦想的,有几个能实现的,屌丝,永远都是屌丝,再怎么努力,也终究比不上有一个好爹。”
  “我有个好爹,你呢,你有么?就你这种货色,还妄想吃天鹅肉,娜娜,你高攀不起,早点回头去,也能不枉费你爹妈的辛辛苦苦挣钱。”说到这里,涂思豪冷笑了一下,“说不一定,快点回去看看你爸你妈吧。”
  他没有发现他说话的时候,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刚刚就憋了一肚子气,嗯,是的,我承认我现在是挣不到多少钱,这是事实,我会努力,但是他不应该把这事牵扯到我父母身上,我妈妈,是我心中谁都不能提及的,更别所他这带有侮辱的话了。
  他的话音刚落,我站起来直接一拳,狠狠的打到了他的脸上,他的身体也往沙发的后面倒了过去。
  他靠在沙发上,愣了一下,但是紧接着反应了过来,大口喘着气,“你这小屌丝也敢打我?”他说完手扶着沙发站了起来,想要冲了上来,但是又想到不是我的对手,站在原地双目通红的瞪着我,那眼睛犹如死鱼一般,从里面发出仇恨的目光。
  而他的手,依然在摸着脸,那里现在还是红肿着。
  因为我刚刚特地找了一家小酒吧,所以这里并没有专门的保安什么的,只是有几个服务员吧,我刚刚动手的时候,周围的人就已经看到了,都把眼睛往这边偷偷的看着,但是不敢过来。那些服务员同样也是,都在一旁站着不敢说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涂思豪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两千块钱,直接拍在桌子上,大声说道,“谁把这小子揍一顿这两千块钱就是他的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听他说完,周围我看到有人有些跃跃欲试,但是都还犹豫着,没有人敢第一个上前。
  “还等着干什么?我说到做到,”说完他就把桌子上的钱又拍了拍,看看周围的人说,“这钱要是没人要,我可要收起来了。”毕竟两千块钱在普通人眼里还是很多的,有的人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这些。
  受到了钱的蛊惑,现在又听到他说要拿了回去,终于有人忍不住的向我走了过来。
  第一个出手的是一个身体很壮实的男子,头发留着很短。
郑州癫痫病能治疗 />  “哥们,对不住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得罪了。”他说完就伸手向我擒来,看样子是想要抓住我的胳膊。
  我冷笑了一声,看在他没有直接揍我的份上,我也没为难他,而是在他快要碰到我的时候,我的身子往后微微一退,接着他的手就贴着我的胸部滑了过去。
  可能是我没有选择攻击,而是退后这个动作在涂思豪眼中认为是我害怕了,所以涂思豪激动的大喊道,“揍他,往死揍,把他打的让我舒服了我还价钱。”
  确实,这个男子的身体有他的本钱,应该是经常运动,夏日里穿着的短袖掩盖不住他那结实的肌肉,而我,至少在看起来明显要比他差的很多,也难免让涂思豪误会。
  那个大汉可不是涂思豪那个SB,刚刚看到快打上我的时候,我不紧不慢的躲过去了,心里知道我留手了,可能不好对付,想要罢手的,甚至都退后了几步,但是听到涂思豪说的还要加钱,犹豫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那些钱,又向我冲了过来。
  在刚刚我已经给他面子了,但是他还要找死,那我就只好不客气了,我冲他冷笑了一下,顺着他打过来的胳膊就抓了过去,然后顺带的从茶机上拿起一瓶啤酒,一下的砸到他的头上。

  我的动作干脆利落,我觉得要是去拍武打片我肯定能得个最佳功夫奖。
  他惨叫了一声,然后就倒在了地上,在那里痛苦的呻吟着,不过我没有一丝的怜悯,我刚刚已经给了他机会了,不过他不珍惜而已,如果他刚刚及时退出,我也压根不会针对他。
  既然他刚刚选择了要对我出手,那就要有被打的觉悟。而这个时候,涂思豪看到了他被我打了,非但没有停手害怕,而是还在这里看了倒在地上的那个家伙说了一句,“废物,”
  说完后又看着周围的人喊到,“其他人来啊,打倒了他,这钱就是你们的了。”
  虽然他喊的很诱人,2000钱块钱呢,但是周围已经没有人上了,刚刚那个家伙的身材也算是健壮的了,这都被我一下就摆平了,周围的人自认为是没有本事再来上。
  钱是好,可是得有命拿才是对,要不像倒在地上的那小子,钱没拿到,还白白的挨了一下,回去还得付医药费。
  在涂思豪不知悔改的还在那里喊着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他的眼前,他那刚刚被我打的铁青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些害怕的神色。
  “你,你打人,是野蛮人的行径,”说到这的时候,他看到我的眼神变了,急忙说到,“好好好,我错了,你不要动手了,我们好好说,行么?”他颤抖的说。
  我笑了一下,然后又是一巴掌拍了上去“对不起,不行,你不是说我是野蛮人小混混么,那我现在就是了,你能怎么的?”我打完后冲他问道。
  这一巴掌打了下去,他的半边脸直接肿了起来,就像是一个浮肿的茄子一样。
  “你,……”他瞪着我满脸的怒色,我能看的出他内心的愤怒,是男人在这种尊严被人践踏在脚底下的时候,都会受不了吧。
  “我和你拼了。”他说完就向我撞了过来。
  “呵呵,真的以为自己是蛮牛呢,还和我拼了。”我微微往后闪开了一下,躲过了他的这次攻击,然后顺势一推,他的身子就往前撞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大概是他的人品太差吧,头撞在了一个拐角,一下子流出血来,滴在地上。
  涂思豪用手捂着出血的头,大喊大叫起来,“FUCK,这里有人打架,你们都没人管么,居然就在这里看着”。
  他是英国回来的海归,听说在那边的都是绅士,现在涂思豪现在的表现,现在的大喊大叫,可以说是已经完全没有一点点绅士风度了。
  涂思豪这小子真以为这是在英国么,看来他真的不了解我们天朝,在我们天朝向来的作风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观战,观战,在观战才是王道,我们的目标是,在观战中学得经验,当然,是保护住自己不受危害的前提之下。
  “别喊了,你喊破喉咙堵没人上来帮你的。”我一边说着一边冲他走了过去,不过他看到我的脚步,他的眼神中的恐惧越来越盛,然后拼命的往后退着。
  可是,酒吧里就这么大的位置,他能往哪退,很快的就来到了拐角。
  “退无可退了?”我向他问到,似乎,我以前也被人给逼到过这种情况,不过当时是很多人,对我一个。
  而我现在和他是单对单。
  也许是我太得瑟了吧,又或许是刚刚他喊着的现在有了一些功效,我感觉到身后有人往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转过头,看到一个中年人冲我走了过来,在他身后跟着几个服务员。
  他看到我看着他,也开口了,“这位哥们,我是这里的老板,我们这里是做生意的,有什么矛盾,请你们出去解决好么?”
  “有矛盾么?没有吧,我只是和朋友在这里玩一玩。”我笑了一下,顺带装作一个不经意的,往前走了一步,正好踩在了涂思豪的手上,然后不小心又轻轻的碾动了几下。湖北专治癫痫病r style="font-family:arial, 宋体;font-size:13.63636302947998px;line-height:23.99147605895996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下面传来了涂佳豪杀猪一般的声音,而周围围着的人,脸上也露出了一些不忍。
  “这位哥们,看来你是不给面子啊。”这个老板看到了我的动作,脸也拉了下来,而也是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门口有人推门进来了。
  这些人,看那头发,还有穿着,显然不是和那些服务员是一类的,而是一些周围的小混混。

  这种小酒吧是自己养不起保安的,但是在酒吧里,就肯定会出现一些突发事故的,比如,有人闹事,而这个时候,他们多多少少得依靠一些外力来解决。而这种外力,则就是那些在这周围的一些小混混,也就是说这周围的地头蛇,俗称看场子的。
  那些地头蛇往往都是一个老大,看着一条街,或者好几条街的娱乐场所,在平时的时候是不会固定的待到某一家店铺的,当有事的时候,他们才会过来。
  而眼前这些来的小混混,自然应该就是这家酒吧看场子的地头蛇了。
  看着他们来了,我知道今天的事情差不多应该是结束了,毕竟这里距离疯震哥哥的地盘不远,所以我不想闹事,要不让疯震的哥哥知道了,那我可就得不偿失了。
  我耸耸肩,冲那个老板说到,“好了,现在事情解决了。”
  而那个老板也看到了他的人现在来了,也是有了底气,大概是刚刚我当着他的面还去踩涂思豪让他很没面子吧,又或者是打从我在这里出手的时候,他就没想放我走,他冲我说道,“现在你想走,恐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哦?”
  “这小子来闹事,”这个老板瞪了我一眼,然后转过头对来的那些小混混的一个带头的小子说到。
  我看了一眼,那个带头的家伙,留着一头的红色长发,很夸张的竖了起来,看上去倒是不像是人,反而像是一只刺猬,耳朵上还带着一排的耳钉,一脸的阴沉之色,标准的小混混的样子。
  他走过来盯着我,“小子,胆子不小嘛,胆敢来我看的地盘闹事,看来是不想活了。”他说话的时候,带着几分残忍。
  “不对,你错了,我对生命很珍惜,从来都没有过轻生的念头。”我冲他咧嘴一笑。
  “那现在可由不得你了。”他说完残忍的挥动了一下手,然后喊了一声,“给我打。”他的话音一落。他后面的那些人就都向我包围了过来,一个个的脸上都带着凶残。
  不过我却一点点紧张之色都没有。
  当你真正的体会过那种生死场面的时候,你会发现,就眼前的这五六个小混混,你已经没有一点点的惧色,他们合起来给我的压力,都远远不如当初和四方脸单挑的时候我所感受到的。
  在他们快要到我身边的时候,一个人率先向我一拳打来,可惜他的拳头还在空中的时候,我的脚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肚子上,然后他捂着肚子倒了下去。
  而在我另一边的那个小子,脸上也已经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往后退去。
  “你!”这个红发小子看到我居然当着他们的面还敢主动动手,而且还打倒了他的两个小弟,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看样子是想要亲自来上来和我比划两下。
  我有些无辜的看着他们,“我不想和你们动手的……”
  “操,你特么不想动手把我的两个小弟打趴下了。”他冲我喊了一声,然后就冲了上来。
  看着他冲上来,我叹了口气。唉,这孩子倒是够情够义,一般人看到我这么容易打到两个人,早就吓的退后,让小弟来扛着自己跑了,而他,非但没有跑,反而冲了上来。
  不过虽然欣赏他,但是也不能否认,他还是太嫩,太冲动了,也不看看自己的本事,就敢这么直接的上来。
  我只是轻微的用了一点点小小的手段,他就已经摔倒在我的面前了。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