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成长 >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三十二)

时间:2019-10-29 18:48:23
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三十二)

第三十二章 争奇斗艳

下忍选拔测试的第二项测试如期开始了,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以至于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或许是最近接连而来的事情太多了,让我的神经过于紧绷了吧?我看了看参加比赛的这十六个人,和我同届的我能认识的除了我们五个外还有恩哲、巴斯克洛、绝、维络、克里斯等等。不是同届的人我只认出了那个诡异的亚伦一个,当我看到他的时候,他也正看着我笑,那笑里面仿佛藏着利刃,给人一种冷冷的感觉。武汉中际医院招聘中医医师一名r />  金色面具让我们排成四乘以四的方队,一起来到了晋级神殿。神殿当中,三个教派的各种高层,教主都已经到场了。神殿内外均有不少中忍全副武装,给人感觉里面进行的不是考试,而是行刑。如果真是行刑,那么在这样严密的防守下,真可谓是插翅难飞了。

残暴流主、暗影流主侍立在暮光流主也就是十代教主左右,见我们来到后,似乎不为所动,只是向下略微看了一眼。但我却觉得,他们三人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不止如此,感觉今天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和平常不大一样。
 这种感觉很不好,就好像你是异性恋,早起醒来后莫名其妙的陷入到了一个同性恋的国度,所任人都会觉得你是异类,尽管你自己真真实实的知道自己不是,却也无可奈何,最好的方法就是去适应他们。就像我现在,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当作自己多想了。毕竟不管怎么说,在场的这些人和我并没有什么渊源,除了七代的暗影流主——她应该能算是我的阿姨。然而在忍者这样一个并不提倡感情的群体当中,这种关系有与没有并没有什么不同。然而我现在却十分的希望没有这层关系,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没有她和阿卡丽的关系,因为这种关系……我立刻提醒自己,今天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如果一会比试的时候因为这种事情分心,那可就太危险了。

沉寂了一会过后,金色面具带着我们单膝下跪,并说道:“通过下忍紧急考试第一场测试的十六名成员集结完毕。”
十代教主听后,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但我却觉得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我的身上。金色面具示意我们起来,带着我们站上了比武台。主看台下有一个纸箱,想必里面装的就是写着我们名字的纸条了,而负责抽取纸条的,是我再熟悉不过的空渡了。说是熟悉,其实也无非是因为他曾经救过我们。所以自那之后,每次看到他都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得到教主的指令后,空渡和另外一个穿着黑色忍服的中忍个从箱子里面抽出一张纸条,交到了金色面具手中,金色面具接到后,高声说道:“下面开始第一场测试,阿卡丽对阵维络。其余人等退到看台后场。”在上看台前,我特意看了一眼那穿黑色忍服的忍者,似乎也是似曾相识的,只是不知道在那里见过。但是换个角度,这样装扮的忍者均衡教派不知道有多少个,想来应该是个错觉吧?索性也就不再去想。
 维络与阿卡丽一样,同样都是暗影流的忍者,和我们是同一批受训的人。至于别的信息我就不得而知了。好在我们观战的时候,是相对比较自由的,除了离开和出手相助外,没什么硬性规定不能做什么。故而我向实问了问维络的情况。至于为什么要问,我不得而知......

实告诉我,维络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女忍者,姿色也是很不错的,但她和阿卡丽之间似乎有某种矛盾,虽然没有过正面冲突,却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分出个高下。这场比试的胜负,还真不好说,因为这可以说是两人的第一次交手。虽然从心理上支持阿卡丽,可结果绝不会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晋级神殿的规模并不大,所以台上两人的对话只要细心听还是能够听清楚的,看着阿卡丽,我又不禁想起了在病房里的那些话…..我只希望她好好的,不要出事。或许我真的很懦弱吧?一直以来如果没有那么多人的保护,我可能早就已经不在了。面对我心爱的女孩,却也什么都做不了,就连当面说句话的勇气都没有,现在只能站在远处,默默地看着。
 阿卡丽今天穿的还是往常那件绿色的忍服,维络则是一身黄色的忍服,搭配上类似米黄色的头发,别有一番风韵。但今天不是选美比赛,就算美若天仙,也要决出个胜负。可两人的比试似乎从姿色、衣着上就已经开始了比试,因为两个美女碰到一起,谁都会想要全面的盖过对方。

忽然,我觉得外面好像反生了什么,回头看去,却也看不出个所以然,难道我又一次多想了?看来今天不是我哪里有了异常就是这比赛出现了异常。就在我回头的功夫,只听见“乒乒乓乓”几声,下面阿卡丽与维络两人已经出手了。虽然没看到使用了什么招式,不过从现在的局势来看,刚刚谁都没有尝到甜头,斗了个平分秋色。但既然踏上了比武台,就一定要分出个胜负。很快的,两人又是同时出招,因为都是暗影流的忍者,所使用的忍术招式都是一样的,拼的就是两人谁对忍术的认识程度更高,谁用的更熟练,谁出手速度更快这些东西,而往往这些才是更加考验忍者能力的东西。
 绯叶、苍绯印、舞轮斩,同样的三招下来,两人一经对拼,再次拉开了距离。谁都在试探着对方的能力,出招都有所保留。
 实说道:“哎,好没意思啊,都不动真格的。”
凯南也走了过来,说道:“要是动真格的不能一下将对方制服,那可就麻烦了,毕竟谁的能量都是有限的,所以她俩现在谁都不敢先出狠招。”

“一个绿,一个黄,还拿着双链,就好像两只螳螂一样,打着打着还不打了,没什么意思。”
经实这么一说,我发现从我们这个角度看,那两个人确实有几分像是螳螂。于是说道:“你这么一说,确实还真有点像。不过在这么紧张的时候,你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真是服了你了。”
 “这有什么啊?对了,据说雌螳螂会在交配成功后将雄螳螂活活吃掉的,看来劫你以后的小名可能不保啊。哈哈。”
我顿时感到有些无所适从,虽然知道这只是笑谈,黑龙江羊角风手术治疗但……
还好这时慎也来到了我们几个边上,打破了僵局,说道:“阿卡丽出招了。”
原来几次对拼下来,阿卡丽渐渐的发现自己的体能不如对方,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早晚会被对方耗死。故而只好先发制人,朝着维络冲了过去。
 只见阿卡丽结起了苍绯印,双链上出现了层层光芒,看来她终于不在保留实力,准备一次性解决掉对手。反观维络,却并没有什么大的举动,只是做好了防守的姿势,难不成打算迎接下阿卡丽的强势一波。

只听“乒”的一声,阿卡丽一记绯叶正中目标。我心中暗喜,看来阿卡丽胜局已定了。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次。被阿卡丽的绯叶击中后,维络立刻使用了霞阵,不见了踪影。这对于准备全力一拼的阿卡丽来说是极其不利的,如果错过了这样一个好的机会,对于能量消耗殆尽的她来说,几乎就没有胜算了。
 显然阿卡丽甚至这点,所以在霞阵中立刻就是一记散华,这个举动是极其冒险的。如果把忍者的能量按照数值来计算的话,一记绯叶与一记散华各会消耗50点的能量,而一个下忍正常来说最多也只有一百点左右的能量。这就意味着使用过这一记散华之后,短时间之内根本无法继续实用暗影流的奥义了。
 好在散华的攻击范围比较广,即使在霞阵当中,维络还是不得不硬生生接下阿卡丽的一击。从霞阵中跳了出来。但霞阵具有减缓敌人速度的效果,阿卡丽想从里面走出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所以并没有及时跟上,给与维络致命的一击保山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反而给了维络喘息之机。只见维络立刻结起了苍绯印,双链上冒出了光芒,化被动为主动。转而向阿卡丽进攻。

此时的阿卡丽还在霞阵当中,没有脱身,面对维络随即而来的进攻,近乎没有了招架之力。但她却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退却,而是严阵以待,似乎有了破敌之策。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在维络攻过来的一刹那,阿卡丽左手挥舞双链朝着维络的脸砍去,这个举动将自己的下盘尽数暴露给了敌人可以说简直就是送死,然而维络却出人意料的举起双链挡住了阿卡丽的一击。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亚伦的笑声:“呵呵,这就是女人啊,脸蛋比什么都重要,那个绿色的女忍者已经赢了。”
果然如亚伦所说,维络双手互助脸部的时候,阿卡丽一记扫腿就轻松的绊倒了她,而后右手挥动武器横在了维络的胸前,让维络只好选择认输。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