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频道 >

我是一只小小龙 2

时间:2019-10-29 17:22:35
我是一只小小龙 2

  第二章 希瓦族

  “妈妈!”希瓦娜一阵小跑扑进了伊莉丝的怀中,母亲的味道让她倍感安全。

  “小娜,你怎么弄的这么脏?”伊莉丝看着希瓦娜脏兮兮的小脸,心疼道。她知道,自己的小娜一定又是被村里其他孩子欺负了,从出生起希瓦娜就被视作是异类,村里人总在背后指指点点,能像德莱这样能和女儿说上话的人已经很少了,而德莱没有和他们母女疏远,也只是因为德莱当年也是自己的忠实追求者之一,而现在他的妻子也因为一场大病去世了。

  女儿越是孤独就越是渴望和同龄人交流,可每次都被欺负的“遍体鳞伤”。伊莉丝甚至有些怀疑希瓦娜到底是不是“龙种”。巨龙的后代怎么会如此软弱呢?无论是力量还是性格,都是一副受气包的样子。可是自己的初夜就是那个男人夺走,他的强大与英俊,让当年那个“少女怀春”的自己飞蛾扑火一般的折服了,她没有机会反抗,也没有想过反抗。即使到现在自己也从未后悔过自己那么“轻率的”将心和身都交给了他。至少,他留给了自己--希瓦娜。

  德莱看着不远处的伊莉丝,眼神中不经意的透露出了一丝伤感。那时候全村人都觉得自己和伊莉丝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所以人都祝福他们。可是偏偏被希瓦娜的父亲横插一脚,自己抱得美人归的梦想破灭了,从此一蹶不振,也放弃的参军报国的梦想,成为了一个普通的农夫。

  “伊莉丝……”德莱想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伊莉丝只是很平静的看着德莱,道:“小娜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哦,不,当然没有。我……我先去干活了。”德莱带着皮特“逃离”了这里。

  夜晚,母女二人睡在一张床上,成熟诱人的少妇穿着洁白的睡衣,不过这诱人的胴体只属于希瓦娜。

  “妈妈,你给我讲故事吧。”

  “小娜想听什么故事呢?”伊莉丝慈爱的看着希瓦娜。

  “只要是妈妈讲的我都爱听。”烛光下那澄澈的眼神,就连天使也会黯然失色。

  “好吧,那妈妈就给你讲个故事。你知道你为什么叫希瓦娜吗?其实他们都念错了,你应该叫娜·希瓦。希瓦是你祖父的姓氏。”(这个祖父指的是外公。)

  希瓦娜听的很入神,伊莉丝继续道:“希瓦族,持续性癫痫治疗曾经是一只强大的战士部落,你的曾祖父就是一名强大的战士。希瓦族不论男女皆英勇善战,曾经为德玛西亚立下赫赫战功,不过希瓦族有一个族规,就是只有男性才能继承希瓦这个姓氏。所有妈妈给你取名叫希瓦娜,而不是娜·希瓦。”

  “那后来希瓦族没有继续作战了呢?”希瓦娜问道。

  “因为在一次战役中,我们的祖先中了诺克萨斯的奸计,几乎全军覆没,残余的青壮在族长的指使下,放弃了国王的封赏,回到了田间。”

  “为什么呢?”希瓦娜很不理解,为什么要放弃封赏,有国王的封赏应该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吧?

  伊莉丝笑了笑,道:“那时族长说,如果我们接受了封赏,那也只不过是一只没落的战族,但是如果我们回到大山,回到曾经养育我们的温床,那我们一定能再次壮大,东山再起!”

  “妈妈,那我能成为战士吗?”战士!希瓦娜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向往这个词汇。

  伊丽丝若有所思,摸了摸希瓦娜的头发,道:“中医可以治疗癫痫病吗你不必成为战士。”

  “为什么呀?”

  伊丽丝笑了笑,没有回答。而她心里却道“因为你的父亲是天龙,你天生就注定是一个强大的战士。”

  夜已深,希瓦娜偷偷的爬下床,举起那摇曳的烛台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地下室。

  她很早以前就知道家里有个地下室,只是她很少进来罢了,地下室里布满了灰尘和蛛网。希瓦娜拿出一块帕子走到了一副盔甲前。

  这是一副暗红色的盔甲,蒙尘的地下室只有这副盔甲光亮如新。这是一副女式盔甲,通体暗红,从胸甲的比例看来,很明显只有身材极为高挑的女性才能穿的上这盔甲。

  希瓦娜细心的擦拭着,“如果有一天能穿上这件盔甲,其他小孩就不敢欺负我了吧?”希瓦娜心想。不过要穿上这件沉重的谈何容易?光是那长着巨大犄角的头盔都不是希瓦娜能般得动的。

  太阳冉冉升起,今天是德玛西亚举国欢庆的日子,因为今天是德玛西亚皇子“嘉文四世”的六岁生日!

  老嘉文皇帝老来得子,对这一根独苗自然是十分宠爱,每逢小嘉文生日便举国欢庆,犒赏三军。

  富丽堂皇的皇宫里正在举行着庆生酒会,优雅的贵族,漂亮的侍女,让人目不暇接的美食鲜花,这一切只因为一个小孩,还在流鼻涕的小嘉文……

  小嘉文拿起一块糖果递给旁边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男孩,道:“盖伦,这个给你。”

  “不要,这个太甜了。”

  盖伦!这个日后被冠以“德玛西亚之力”最高荣誉称号的勇士,此刻正看着餐车上的烤鸡流口水。聪明的侍者立刻将鸡腿拔下来递给了小盖伦,能讨好德玛西亚第一武将家族的长子,他感觉自己的前途又多了一份光明。

  嘉文转了转小脑袋,道:“你妹妹呢?”

  “拉克丝?她应该在妈妈哪里吧?”盖伦道。

  “还没断奶吗?”小嘉文故做老成道。盖伦一听不乐意了,道:“我妹妹有没有断奶你这么关心干什么?”

  “当然了,我以后可是要娶她做老婆的。”

  “喂,我妹妹可没有答应过你给你做老婆。”

  嘉文小嘴一撇,道:“父皇说了,我以后无论娶谁做老婆都可以,再说了,我的老婆以后可是皇后。”盖伦虽然完全不明白“老婆”到底是干什么的,但是貌似能当皇后也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那好吧,我同意,不过你还得去问问拉克丝。”

  还在妈妈怀里吃点心的拉克丝还不知道这个时候她已经被自己的好哥哥卖掉了。光辉女郎,嘻嘻……

  人来人往,贵族之间在互相攀谈,大家都希望借助这次难得的机会好好的发展一下自己的关系网,为家族谋取一些不为人知的利益。

  只有一个人,似乎与宴会的气氛格格不入。他站的笔直,就如同一杆标枪一般,冷俊刚毅的脸庞不时的透露出丝丝杀气。明黄色的盔甲章示了他的身份,这是只有皇家卫队才能用的颜色!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子,胸口却别着一朵灿烂的花儿。

  每河南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当有人问起,“你为什么要带一朵花”的时候,他总会神秘一笑,说“因为……我喜欢菊花。”

  (大家勿喷呀!这位喜欢菊花的童鞋大家都能猜的出来吧?不过你们可以去看看他的背景故事,他和盖伦不是同龄人哟,虽然在《啦啦德玛西亚》里他和盖伦还有皇子是草丛三基友,不过我觉得还是尊重原著比较好。)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