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7

时间:2019-10-29 15:07:29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7

“没追求。”王萧瞪瞪小黄毛。
“对啊,我才想起来,金瑞你还单身呢,看上了?”我也问道。
“哪有的事。”小黄毛好像是被提到了伤心处,刚刚还开开心心的面庞一下就变得有几分落寞。

这时候服务员也搬着酒过来了,“喝酒喝酒。”小黄毛喊道。

王萧看看我,显然是在询问,但是我也无奈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啤酒打开后,每人端着一杯,王萧站起来说:“兄弟们,以后咱们就跟着七哥混了,第一杯酒先敬七哥,希望七哥能够带着兄弟们在化中打下一片天地。”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说:“敬七哥!”

我看着也有些热血沸腾,站起来端起酒杯,“其实第一杯酒应该是我敬大家的,但是被王萧抢先了,我也不多说了,大家干!”然后大家一起喊:“干。”饭馆里也是传来一阵阵酒杯碰撞的声音。

我仰头一口把酒喝干净,虽然我不能喝酒,但是这第一杯酒必须喝干净。
刚刚坐下,小黄毛又站了起来,“七哥,和我认识挺久了,七哥这个人什么样我知道,我想说,今天又认识了这么多的新兄弟,放心,跟着七哥,没错儿。敬七哥。”
“敬七哥!”大家又是一起喊道。

刚刚王萧敬酒,我喝完一杯,现在小黄毛又提酒敬了一杯,我也只好又倒满站了起来,“以后大家都是兄弟,大家一起加油,干!”

“干!”大伙你一句我一句的和身边的人聊着,不一会儿酒就没多少了,上来的菜也被吃了个乱七八糟。桌上也是趴倒了好几个嗜喝酒的。
虽然我一再尽量少喝点,但是有很多人来敬酒了也不能不喝,现在也是稍微有些头晕了,王萧之前说找我喝酒,但是看到我真的不太能喝,也没有灌我。小黄毛则在一边一杯一杯的喝着闷酒。
“七哥武汉癫痫人的最长寿命,这杯酒我敬你和七嫂,祝你们白头偕老。”又是一个我叫不出名字的哥们来敬酒。

“嗯,哥们,娜娜,喝不了,我喝吧。”我拍拍他的肩膀。

经过这顿酒,很明显的我和王萧的这些兄弟之间的关系拉近了不少,男人就是这么奇妙的动物,在酒桌上,往往是增进感情最快的方法。
“金瑞,别喝了,下午还得去上课呢。”我拉拉小黄毛的衣服,说道。
“哦。”小黄毛没精打采的回应到,说完便躺在椅子上,抬着头不知道想什么。

我看王萧也没再多喝,在旁边和女朋友再说着什么悄悄话呢。感觉到我看他也是掉过头来,冲我笑了一下。

“诶,萧老大,和欣然说什么呢,还不让我们听见?”我打趣他道。
“什么萧老大啊,平时大家随意叫的玩的,”王萧有点尴尬的说,毕竟本来是想要收了我和小黄毛做小弟的,然后反而刚刚认我做大哥。

“唉,今天我王萧算是栽了,不过也算是心服口服。”说完就又拿着一杯酒向我敬来。

女性癫痫有哪些明显的特点?“别别别别别。”我挥挥手,“今天下午还要上课呢,喝多了该去不了学校了。”
“嗯。”王萧看我没喝,自己端着一口喝了,刚刚他已经喝了不少了,虽然我没仔细看,但是反正是比我喝的多多了,猛人啊。

“对了,你不是高一老大么,今天怎么会想到找我和金瑞的。”我把心里的疑惑也说了出来,因为昨天和小黄毛去揍张翔的时候,不过也只是胆大点,而且张翔的绝大多数小弟都没在,所以才会那么顺利。

今天看王萧的出手,相当的不错。即便是听到传言我和金瑞的事,作为高一年级的老大,对待我们这种小角色是绝对不值得他亲自来找的。
“我哪是高一老大啊,兄弟们抬举我才乱说的,其实高一年段和我差不多的势力有好几个。”王萧苦笑道。

“哦?”我惊讶的看着王萧,他的身手和号召力都是相当不错的,没想到以他这种能力,居然还没能拿到高一老大的位置。那其他的让王萧忌惮的人,究竟是有何等能耐。
“看来你也是不知道,”王萧看着我,面色有些暗淡,给我解释道。
“在高一年段,总共有三个人的势力比较强一些,一个叫冯震,平时大家都叫他疯震,疯震有个哥哥,据说在外面混的很牛逼,在中心区那块混的特吃香,而且疯震的手段也不弱,身手一般,但是最典型的就是皮糙肉厚,很耐打,进学校不久,就凭借他哥哥的威信拉拢了一堆人。”

“哦,另一个呢?”我淡淡的问道。

“还有一个叫孙星辰,小个不高,但是速度奇快,上次学校运动会时跑步全项在全校第一,你要知道,这可是全项啊,也就是说他的耐力也是很牛逼!
而那些和他在一起的一般都是些体育生,你也知道,学体育的一般身体素质都是非常人能比的,一般都能1打1.5个,到两个。算是高一年级比较顶尖的一个小团体,而且我和他动过手,那小子的出手速度也相当的快。”
“嗯,”我看着他笑笑,“最后一个是你吧,萧哥。”

“呵呵,侥幸有兄弟们帮着顶一下而已。”王萧虽然说话中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我能感觉到他的表情中有种自豪,为了自己有那群兄弟而自豪。

“谦虚了,那会和你动手的时候,可是感觉到你的身手相当的不错啊。”
“额,只能说是不差把,要不怎么能让七哥这么容易摆平。”王萧挠挠头,有点尴尬。
“我和金瑞只是打了个张翔而已,你怎么会能看得上我们呢,而且亲自来动员。”

“能在打完人,警察来询问过,依然安然无事的来上学的,咱们学校可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哦。”王萧看着我,似乎想要看出来点什么。

我不得不佩服王萧的头脑,我之前都没想到,原来他看中的是这一点。
“嗯,那你以后有什么想法。”我没有纠结那个问题,而是问癫痫病对人体有哪些伤害问他,作为高一三大势力之一的王萧,头脑肯定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我想听听他的看法。
“这个……”王萧正准备说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他的表情变了一下,然后我一个不小心发现他身后,张欣然正在用手捏着他的腰部上的软肉,然后缓缓的进行了180度转弯。

“那下次再说吧,今天不谈这个了。”我也是冲张欣然笑笑,张欣然发现自己捏王萧被我看到,也是脸红了一下,连忙把手拿开。

“对,下次再说,我们这次说的主要话题是……好好学习,对好好学习。”王萧看到张欣然不悦,赶忙说道。
我看到王萧这样子也是乐了,没想到,一个高一年段的老大,居然这么怕老婆。
“额,”想到这,我转头看了眼娜娜,只见她正在看着我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握住她的小手,她冲我笑了一下。

“如果,娜娜不愿意,那么我应该也不会做让她不开心的事吧”,我想道。

喝酒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眨眼就该快到下午上课的时候了,我看了一下桌子上的,酒被喝的差不多了,而那些王萧带来的兄弟,也是都知道把握一下量,下午还上学,该吐的吐过,现在几乎都清醒了。
所以喝的还算尽兴吧,而且通过这场酒,和那些王萧带来的兄弟们也算是熟了很多。
出去的时候小黄毛抢着结了帐,还说谁和他抢就是不把他当兄弟,我也只好作罢。

出来后,小黄毛说有事,心情不好,下午课逃了,我也没问他,王萧和他的那些兄弟们都走在前面,我和娜娜单独走着。

我拉着娜娜的小手慢慢悠悠的走着,而我心里想着的,却是今天的事,稀里糊涂的被王萧认作了老大,很多人看来是一种荣耀,但是这何尝不是一种压力。
特别是听王萧说了高一的三大势力之后,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感觉的到,王萧他们和另外两伙的势力应该是不太协调,明争暗斗是少不了的,而我现在自然不能置身事外。
其实,我心里倒是不愿意做这个位置的,我更愿意的,是和娜娜在一起,简简单单的那种,平淡才是真幸福。

只不过现在赶鸭子上架,也没的退路了。

“啊……”喝完酒有些头晕,我郁闷的摇摇头。
“如果不喜欢,那就不做啊。”娜娜好像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在一边捏捏我的手,安静的说道。
“可是,男人有的时候不能退的,我想保护好我身边亲近的人。”我盯着娜娜,“有你,也包括金瑞,今天他被人打输了,我没办法不出手的。”

“嗯。”娜娜懂事的点点头,然后低着头说,“可是,我不想看你太累。”

“放心啦,我有分寸。”我冲娜娜挤出一个笑容。
娜娜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我的胳膊。
因为大概还有半个多小时才上课,所以我牵着娜娜不着急,在学校周围又慢慢的走着。

走到奶茶店门口,娜娜说,“给我买杯奶茶吧。”

“嗯。”我回答到,走进奶茶店,服务员在耐心的招待着,我扭头,娜娜在外面笑靥如花的看着我,依然 是那么的迷人。
不过,我的心却猛地疼了一下,这个场景,和那天好像,我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孤单的背影,和周围的世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怎么了?”娜娜问我。

“没事。”我冲娜娜笑笑,然后紧紧的把她拥在怀里。

“哦……”娜娜轻声的说了一下,也没有挣扎,就让我抱着。
“好想你多出来陪着我。”娜娜轻轻的依偎在我怀里。
“对不起哦,以后多多的陪你。”我才想起来上次答应过娜娜,要陪她的,可是有事,所以没有实现承诺,内心有些愧疚。

“还有一个月就要期末考试了呢。”

“额,这么快。”我才反应过来,居然快要期末考试了,也就意味着高三的走了,而我们也要高二了。
“那先好好学习吧,等考完我陪你。”我摸摸娜娜的那光滑的秀发。
“嗯。”

快上课的时候,我才和娜娜依依不舍的向学校走了去。

进了班级,小黄毛果然没有来,而我带着一身酒气,旁边的同学看看,也没有说话。我的座位比较靠后,老师也没说什么。
下午王萧口中的孙星辰也叫是来找过我,说的让我去他班见他,好大的面子,我直接无视,那个叫疯震的则没有来,也许在他的心里我根本不值得拉拢吧。

我尽量的认真听课,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快放学的时候,我看到小黄毛眼睛红红的走到班级里。其他的人看到了他连忙躲开,远远的看着。他走到我面前看着我,什么话都没说。
“金瑞,怎么了?”我问他。
“我去看安妮了。”小黄毛说道。

“安妮,她……怎么样了。”我声音有些颤抖的问出,脑海中那个可爱的小妹妹,好怕,小黄毛会说出一个让我无法接受的后果。

“安妮被抢救过来了,但是现在还没有苏醒,好几天了,医生说,脑部受到了撞击,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小黄毛痛苦的说。
“你说什么?安妮,……她会成为植物人?”我的手用力的打在墙上,血水顺着墙流了下来,我却没有感觉到疼痛。

安妮和我认识的一点一滴,在我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那么可爱的小姑娘,怎么,会这样。老天为什么这么对她。

前两天,我故意麻痹自己,不去想安妮,不去看她,只是怕,自己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现实,她的书本还在抽屉里,没有她的家人来帮她收,那就证明她还在。
现在,小黄毛在我面前告诉我,终于让我面对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我转身向学校外走去,小黄毛也没有跟上,也许,他现在也需要一个单独的空间,他也很难受。

感到医院时,一股医院专有的刺鼻味道传来,医生是救人的天使,可是我多想自己在没有能来医院的机会,每次来,证明我在乎的人,会生病,会受伤。

走到重症室门口,安妮的妈妈还在那守着,几天没见,明显能感觉到,她憔悴、苍老了很多。
“阿姨,安妮,怎么样了。”
安妮的妈妈看到我,疲惫的脸上也是强行打起了一点精神,“安妮她睡着了,睡的很香呢,你看……”

我顺着安妮妈妈指的方向看去,透过玻璃,安妮安详的躺在床上,头上还包着纱布,在上面滴滴答答的吊着吊瓶。

“嗯,安妮只是睡着了,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的。”我挤出一丝丝的笑容。
南昌看癫痫病的好医院>“肯定会很快醒过来的,这个小懒虫。”安妮妈妈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我在那,陪着安妮的妈妈一起看着安妮。

过了一会儿,娜娜打过来电话,我说我去看安妮了,娜娜只是说,早点回去……

安妮妈妈看到有人给我打电话,就先让我回去,以后还有很多的时间来看安妮的。我点点头。
走出医院,天已经黑了起来,路上的各种霓虹灯闪着眼睛,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人们嬉笑怒骂着,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生活吧。
不知道怎么的,我想起那天喝完酒的感觉,虽然很难受,但是不会在为那么多的事情烦恼。

别处我不知道去哪,神使鬼差的,我打车去了上次去的那个酒吧。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